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60.8%受访大学生认为院士教授本科课程能激发学生学习兴趣

文章作者:www.hrbyunfankeji.com发布时间:2020-01-27浏览次数:702

武汉大学有一门名为《测绘概论》的基础课程,由6名院士和4名教授共同教授,已有20年的历史。这门课程也被称为“最豪华的基础课程”。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social survey center of China youth paper)对1979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0.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院士重返本科班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87.7%的受访大学生希望自己学校的院士教授基础课程。如果附近有学者在教学,77.8%的受访大学生会听。

受访者中,00岁后4.1%,90岁后45.6%,80岁后37.0%。32.8%的受访者生活在一线城市,47.4%生活在二线城市,16.5%生活在三线和四线城市。

55.5%的受访大学生偶尔会听院士讲座

李宇是武汉大学高年级学生。四年来,他听过许多由学者教授的课程。根据他的介绍,院士们在他的学校里教了许多讲座和党课。“我听说在我们研究生学习期间,一些课程将由包括许多知名人士在内的院士讲授。这些课程受到学校的高度重视,也受到学生的期待。”

刘凯,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很少听院士的话。“这可能和我的专业有关。我学习工程学,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和基地做实验。我在校园和课堂上花的时间相对较少,大多数研究生课程都被导师带走了。我和院士之间的密切接触是在院士论坛等讲座上,吸收了一些与我们专业不同的知识,欣赏了着名学者的风采。由于时间不够,这种机会对本科生来说更多,对研究生来说更少。”

在本次调查的大学生中,28.9%经常听院士讲座,55.5%偶尔听,15.7%从不听。院士最常参加的讲座是学校组织的相关讲座(45.3%),其次是本科教学(38.0%)、研究生教学(36.4%)和校外相关讲座(18.3%)。

岳奇奇(化名),北京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是学校为数不多的文科学院之一。“大学老师更注重学生的人文素质,所以他们经常推荐我们去听一些着名的论坛,其中许多论坛都是由着名的院士主讲的。虽然院士们有不同的专业,但他们总能在课堂上谈论一些深刻的原因,或者用简单易懂的语言解释深刻的话题。在过去三年里,我听过许多这类论坛。”她说。“院士重返本科课堂”有什么意义?调查显示,60.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它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55.6%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发现和培养人才有利于学术传承。50.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他们能够传播领先的学术理论。42.0%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他们能感受到大师的魅力。只有4.1%的受访大学生认为自己资历过高,院士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刘凯认为院士教学的好处在于引导学生从更高的角度看待问题,从更新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样学生的思维就不局限于自己的专业和学科。

87.7%的被调查大学生希望他们的院士教授基础课程

调查显示,87.7%的被调查大学生希望他们的院士教授基础课程,33.7%和54.0%的被调查大学生分别回答得非常多和相对多。

“我听说过很多学院组织的院士论坛,不得不承认,院士们的大部分讲座都很受欢迎,内容丰富,特别有吸引力。此外,虽然院士们讨论的话题非常深奥,但他们会分析要点,让本科生倾听和照顾本科生的知识水平,这很容易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李玉说。

刘凯赞成以院士论坛的形式为本科生提供更多的讲座,这样院士们可以更接近本科生。"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学生愿意听。"他说。

调查显示,77.8%的受访大学生愿意

岳奇奇也非常希望他的学院能提供由院士授课的课程:“在这样的课程中,应该很少有人旷课,甚至其他学院的学生也会被吸引。”

关于院士教学的重点,32.6%的被调查大学生认为院士应该重视通识教育,做好本科教学工作。43.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院士应注重培养拔尖人才,做好精英教育。24.1%的受访大学生认为,院士应重视通识教育和尖端人才的培养。

“我认为院士也来自普通大学生。他必须理解本科教育的重要性。我们学校的院士教授基础本科课程,他们教了十多年。只有通过通识教育和良好的本科教学,我们才能为研究生教育打下良好的基础。”李玉说。

院士教学,刘凯认为,关键不在于学生可以从课堂上学到更多具体的知识,而在于学生可以获得更广阔的视野,学会更深入、更高层次的思考。“因此,我认为院士对本科生的重视比研究生更为重要”。

岳奇奇也认为院士应该回归本科教育,而不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研究生身上。

21世纪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熊丙奇认为,总体而言,目前的本科院校存在强调学术研究而忽视教育教学的问题。熊丙奇指出,要建立本科生教学体系,大学需要回归教育标准。一方面,国家应推进教育管理办公室评估制度改革,落实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使高校形成自己的定位,重视办学质量和特色。另一方面,高校应建立以教育和学习为基础的管理评价体系,真正关注教师的教育能力和教育贡献,使高校更加重视本科教育。“首先,所有教授都必须给本科生上课,然后院士们才能给本科生上课成为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