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评论丨关于WTO改革的中国立场

文章作者:www.hrbyunfankeji.com发布时间:2020-01-13浏览次数:792

鲁先坤

中国提交了两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正式文件,即2018年11月的《关于WTO改革的立场文件》和2019年5月的《中国关于WTO改革的提案》。

通过这两份文件,我们可以总结出中国对世贸组织改革的四个主张。

首先,中国希望世贸组织“改善”而不是“革命”。

对中国政府来说,世贸组织仍然是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基石,也是全球经济治理的支柱。中国认识到世贸组织并不完美,需要在关键领域进行改进。然而,中国不希望这一“改革”具有足够的革命性,破坏本组织的长期基本原则,如不歧视、共识以及特殊和差别待遇。

在中国看来,世贸组织正面临“生存危机”,主要是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造成的,这表现在申诉机构的危机和滥用国家安全。

第二,中国想要“世贸组织改革”,而不是“中国改革”。

仔细阅读欧盟和加拿大对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以及美国在各种文件中对世贸组织改革的零散想法,将会发现明显的“中国焦点”,包括国有企业、知识产权和强制性技术转让。这些可以被视为世贸组织改革的“美国名单”。同样,美国、欧盟和日本建立的三方机制并没有专门针对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做法”。

中国认识到改革其中一些问题的必要性,中国政府为此做出了许多努力,包括在新的投资法中禁止强制性技术转让。然而,世贸组织的改革不能变成“中国改革”,中国有望一口气吞下去。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世贸组织改革文件中提议就农业补贴和贸易救济进行谈判,以平衡专门针对中国的改革建议。同样,美国、欧洲和日本三方机制提出的任何建议,特别是预期的工业补贴文件,在被引入世贸组织时,都可能遭到中国的抵制。

第三,中国希望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但愿意做出更多贡献。

对许多成员来说,“发展中国家”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的地位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问题,因此很难通过毕业标准等技术方法来解决。对中国来说,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是确定的,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中国仍将是发展中国家。原因很简单。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美国的1/7,低于圣卢西亚、格林纳达和马尔代夫。在这种情况下,把中国列为发达国家是不合理的。

诚然,按照其他标准,中国比格林纳达或马尔代夫发达得多。从绝对数字来看,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5G等许多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并且高度工业化。中国领导人承认,中国需要比其他发展中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文件也作出了这样的声明,建议“鼓励发展中成员积极承担与其发展水平和经济能力相一致的义务”。这一承诺在《WTO贸易便利化协定》年得到确认,中国在协议中对发达国家承担了类似的义务。

对日内瓦的许多人来说,关键问题是如何在关键成员之间重新平衡权利和义务,包括中国等发达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就谁是发展中国家或谁不是发展中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或政治讨论。挪威最近提出了一项建议,将讨论推向这个方向,并赢得了一些世贸组织成员的支持。然而,美国白宫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这个问题的备忘录,坚持确定发展中国家地位的标准,这使情况变得复杂。这很可能导致成员国之间的“南北”分歧,一方面是中国、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是美国及其盟国。这一发展将进一步阻碍停滞不前的世贸组织多边改革谈判。

第四,中国希望保持其“发展模式”,避免就世贸组织改革进行政治辩论。

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系与大多数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大不相同。目前,似乎有一种趋势是通过重建世贸组织规则来处理这种差异,例如为国有企业建立潜在的纪律。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立场是世贸组织应该是“包容性的”,应该尊重“不同的发展模式”。因此,不应该对中国经济进行政治辩论

中国把“坚定的道路信心、理论信心、制度信心和文化信心”(“四个自信”)作为最高原则,这给西方世界提出了疑问,即他们是否想把世贸组织带入一个未知的领域,在世贸组织谈判中举行政治辩论,模糊贸易和政治问题的界限。另一个问题是“埃斯特角城集团”在其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概念文件中提出的:“世贸组织重建的规则体系在争取趋同的同时是否可以接受和共存?”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讨论包括国有企业的纪律或电子商务中的信息自由流动在内的问题。然而,只有谈判者创新思维,找到将技术问题与政治问题区分开来的方法,这些谈判才能成功。正如西方谚语所说,“上帝属于上帝,凯撒属于凯撒。”

youtube.com